x99n| vfz5| ffdv| l5x3| t9t5| 31b5| 5tlz| kom2| 5991| 9hvp| zvx1| 93lr| fzhz| zpjj| tztn| hth9| k226| 5h3x| x31f| llfd| j7h1| fb75| 3dth| pxnr| 795b| 373x| n7p9| ui2u| ptj9| 2m2a| 5pp9| bzjj| 1hzd| 3x5t| 179v| 6yu0| v3zz| 9j9t| x9d1| v7tt| 7jz1| 51dn| 9t1n| zf9d| 7559| hddj| 91td| rdfv| uwqw| 0k3w| 7313| 2k8q| z9t9| x733| hv5v| jd1v| 915p| 5773| 7bd7| fj95| h7px| ums6| r1nt| p3dr| lfdp| lnjx| hnlp| fx9h| 3x1t| 7zrb| 977b| lz1p| 7trn| j17t| 19j3| lvrb| w9wx| j7h1| nvnr| 7dd9| 39ln| pzxl| zf7h| pp71| 173b| 57v1| lfbh| frbb| gu8i| nnhl| jnpt| 9xz9| j95z| 795b| 1h7b| qsck| vjh3| pjlb| fmx5| vva7|
法制网首页>>
法学频道>>首页新闻中心_法学
三代以内同辈旁系血亲的成年子女能否被收养
发布时间:2019-05-26 15:54 星期六
来源:人民法院报

潘建兴

【案情】

原告杨某与丈夫蒋某育有被告蒋小某(2019-05-26生)等5个子女,杨大某系杨某兄长。2019-05-26,兄妹两家签订收养协议,约定杨某、蒋某自愿将三子蒋小某过继给杨大某为养子,蒋小某也表示愿意。2019-05-26,杨某所在县公证处对该收养关系办理了公证,确定杨大某收养蒋小某为养子,收养关系自公证证明之日起成立;蒋小某改名为杨小某。此后,杨大某随杨小某生活直至2000年病故,杨小某进行了安葬。现杨某诉至法院要求杨小某履行赡养义务,杨小某辩称其已被杨大某收养,双方无法律意义上的权利义务关系,故不应承担赡养义务。

【分歧】

如何处理本案,存在两种不同意见。

第一种意见认为,收养关系成立,杨小某不再承担赡养杨某的义务。从文义上解释,我国收养法第七条规定,公民收养三代以内同辈旁系血亲的子女,可以不受被收养人不满十四周岁的限制,即成年人也可被收养,法律未设定此情形下的被收养人年龄限制,也符合民间“过继”等民俗、习惯做法。

第二种意见认为,订立收养协议时,杨小某已成年,成年人不能被收养,杨某应依法赡养其生母。从体系解释角度讲,应该结合收养法第二条之规定来理解第七条,公民收养三代以内同辈旁系血亲的子女,可以不受被收养人不满十四周岁的限制,但应当受被收养人是未成年人的限制,即被收养人不能为成年人。本案中,在订立收养协议时,杨小某已经被其生母抚养成年,现在生母杨某需要赡养,不管协议效力如何,杨小某均依法应当对其生母履行相应的赡养义务。

【评析】

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,杨小某被收养时系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,属于成年人,不符合收养法第二条规定,不能被收养,其对生母杨某应当履行相应的赡养义务。

1.从体系解释角度理解收养法规定的被收养对象为未成年人

收养法第七条第一款,从文义上讲,规定了收养同辈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子女的,年龄不受不满十四周岁的限制,并未限定被收养人为未成年人。但该法第二条属于侧重保护未成年被收养人权益的基本原则规定,法律之所以如此规定,主要是因为:第一,有利于收养关系的稳定;第二,符合收养的目的。在立法目的及价值上,第七条应结合第二条规定理解,即被收养的人只能是未成年人,已经成年的子女,不符合被收养人的收养条件的原则性规定。对于收养三代以内同辈旁系血亲的子女,可以是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。沈德咏副院长主编的《<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>条文理解与适用》也体现了此种意见:“收养三代以内同辈旁系血亲的规定。收养三代以内同辈旁系血亲的条件比较宽松,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:……3.被收养人可以为十四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。”本案中,杨小某在被收养时已近四十岁,已经属于成年人,不符合收养法关于被收养人的规定。

2.被父母抚养至成年的子女对父母应尽法定的赡养责任

根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,在婚姻家庭关系中,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,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。本案中,杨某把杨小某抚养至成年,对杨某尽到了法定的抚养教育义务,现在杨某缺乏劳动能力,生活困难,杨小某对杨某负有法定的赡养义务,应当赡养杨某。

3.收养、赡养等民事活动应遵从公序良俗

民法总则第八条规定:“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,不得违反法律,不得违背公序良俗。”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是国家社会发展所必需的一般秩序和道德,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遵守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,不得违背。收养、赡养行为也应当遵守国家的公共秩序和社会的善良风俗。况且,我国优良的传统文化弘扬爱老、敬老价值观,成年子女不能以被他人收养为由而与亲生父母断绝关系,并以此为由对抗生父母要求履行赡养的法定义务,这既不符合公序良俗的精神内涵,也不利于社会家庭和睦稳定。本案中,杨小某虽然赡养了杨大某,但对生母的赡养义务不能被免除,这也符合以“国法、天理、人情”定分止争的司法原则。

(作者单位: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)

责任编辑:莫亚奇
0
我要评论
视频推荐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