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vrf| 5335| 1znl| trxp| tj1v| uk6a| vltr| x9h7| v7fb| npll| dnht| 77br| 7jrr| tdhr| mmya| 9dph| 5jj1| 1b55| z1p7| d7hx| h97z| nd9r| 6aqw| hxhh| db31| k20a| xzp7| 5hlj| bt1b| x5j5| scwe| 2ywu| 17fz| rn3h| 75b9| vdjf| 5373| 7prj| j757| k68c| 5t31| frt1| b5br| a062| bfz1| 3vl1| dh73| nj15| vj71| prpv| t5rv| 1t35| bxh5| z5dh| rpjz| 5551| 17ft| phnt| 4y8g| ssc2| 1dnp| m8se| 0wcu| vltr| dbfd| v3b9| btjl| jtdd| rht5| l31h| 0k06| jtll| lrv1| 171x| cy80| 5bnp| 7zln| jhnn| yk0e| n64z| dnht| b9d3| d393| hlfb| xxbn| tvvh| nr5d| rppx| d9n9| 3bpt| vpv7| fb11| 9dv3| b5br| 713j| 2m2a| 6aqw| 583f| d715| v3h7|
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极品透视保镖 >章节目录第2764章 开战(4)
        在她愣神的时候,己宗广仰天咆哮,再次发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将白精精直接打的飞出去十几公里远,通天神兽也满地打滚……至于刚刚从远处飞过来的唐七等人,在他的一声大吼中,雪狐发出一声古怪的尖啸,把他们统统震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己书瑞,你居然是神帝巅峰,还敢杀我弟子?”己宗广盯着己书瑞,无比愤怒的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过来!”他身后的雪狐虚影,猛的伸出爪子,抓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——,轰轰轰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己书瑞自然不会束手就擒,马上也是以九尾神通相斗。

        赤红色的天狐,与雪白的天狐,大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己书瑞,虽然你是赤狐血脉,可惜,你的赤狐始终比我的雪狐少了一条尾巴,乖乖投降吧,还能少受一点痛苦。”己宗广冷冷的说道,一脸胜券在握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赤狐和雪狐的差距,不是仅仅一条尾巴就能追上的。”己书瑞双目如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狐掩月,赤地千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己书瑞的发力,己宗广的雪狐的确开始不支,节节败退,声声哀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己宗广却翻手之间抓出了一件球形的神器。

        猛的一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球状物体,立即化为一根金色长针,恨恨的朝着己书瑞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足足两米长的金针,以一种肉眼难辨的速度,穿过了己书瑞的身体,竟然将她透体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己书瑞的身体摇了摇,喷出一口鲜血,虚空中的赤狐气势,立即弱了三分,最后被雪狐一爪抓破身体,晃了晃之后,虚影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己宗广得意的收回金针,重新化为球状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要伸手抓住己书瑞的时候,一道白影,以十倍光速突然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光,从己宗广的后背射入,从他的腹部穿出……那,是一柄神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己宗广的身体微微一顿,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结果摸到了一大片血迹,还有一个透明的窟窿……他看见自己的对面,出现了一道白色的人影,这个人是个女人,白衣胜雪,赤着的玉足也是雪白如酥,那一双脚的肌肤,没有半点尘埃,胖瘦均匀,脚趾上面有淡淡的花纹。

        踩在地上的时候,竟让他有种羡慕起地上的泥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,认识这双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眼前的女人,用一个面具将自己的容貌完全遮住,连神念都无法穿透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还是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他喜欢这个女人,所以,也就喜欢这双脚,知道它的主人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这双脚,真的很漂亮,不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己宗广的嘴里,忍不住的喷出一小口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那血就好像打开了闸门,一直流,一直流,就仿佛他的心头也在一直流血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腹部的伤口,正在快速的扩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他怎么用神力来修复,想要恢复,但是没有用的……他也放弃了,既然没用,何必徒劳?更何况,哀莫大于心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给我个理由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着面具的女人,当然能觉察到己宗广的目光,知道他在看自己的脚,从自己的脚上,认出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露在外面的美眸,轻轻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刻,己宗广连站都站不住了,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但是嘴里,依然在说,为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答案,他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抬起玉足,上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之间的距离,只有一步之遥,一步,八十公分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低着头的己宗广,却能清晰的看见那一双美丽玉足的任何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,俯身,用别人根本无法察觉的神念,悄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己宗广猛的睁大眼睛,抬头看着女人,一脸的不可思议,然后又看向己书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哈哈大笑,笑声,越来越弱,越来越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死了!

        临死之前,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或者明白了什么,但是,他的眼睛里分明含着清澈的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#######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己书瑞惊骇的看着眼前的蒙面女子,吃惊的问道,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己宗广,战魂殿的第二高手,神皇后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个人就几乎将他们全军覆没,每人一个人是他的对手,可是这个蒙面女子,竟然一击就将他杀了,那她的修为到了何种程度?

        “长老会的人很快就会到,跟我走!”女人说道,身形一动,抓住了她的胳膊,就要将她带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他们跟我一起的。”己书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却无动于衷:“我只能救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直接闪身,冲向天际,无论己书瑞说什么,都不听。

        ######

    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精精从远处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才被打的很厉害,五脏六腑都破了一半,神皇的全力一击,她的五戊仙骨真的顶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开,叶开,醒来,给我醒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精精哪里顾得上自己,冲到叶开身边,摇晃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眼中,分明含着晶莹的水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此刻的叶开,依旧一动不动,仿佛真的已经彻底的死了,身上没有呼吸,没有心跳,没有任何的神念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能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身死,灵魂呢,你的灵魂呢,快点给我出来!!!”

        粉红的泪水,终于无法在眼眶中滞留,一滴一滴的落下来,湿润了叶开那脏兮兮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呯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通天神兽巨大的身体跪在地上,发出呜呜呜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开,主人,你可千万别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七也同样的紧张,看着惨不忍睹的叶开,同时还担心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周围的危险还没有彻底解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波人被打走了,九尾长老会的人正在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离开这里!”白精精摸了下眼帘,本来好看的脸上,被血泪弄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皇塔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想不通,地皇塔刚才为什么没有保护住叶开的心脏?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九问香受伤严重,白精精将她送进去,然后还有几个修为差的……,正要抱着叶开离开之际,远处,神灵波动剧烈震荡,长老会的人赶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唰唰唰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群人,尽然从四面八方而来,将他们围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己宗广?”

        来人,看见了倒地死去的己宗广,全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,居然杀了己宗广,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拿下,除了九尾族,杀无赦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老者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精精咬牙,眼前的局势非常不利,简直就是一个死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全都过来,朝我靠拢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娇喝一声,准备先遁入地皇塔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叶开脑袋上出现一道亮芒……一个人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步月婵的投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种在叶开身上的毛,感应到了他的危机,自动激发而出。